不冒烟的火电厂

2013-05-30 xinhaihb

各个地区的PM2.5颗粒主要来源不同。如果从全国范围长期观察, PM2.5主要就是燃煤造成的。这一个说法有大量的统计数据支持,环保部也公布了各主要行业由于燃煤所产生的烟气、粉尘的排放量超标的数值

4月的京城,和煦的春风驱散了笼罩多日的灰霾,北京人迎来了一段阳光明媚的晚春。在长安街边的一幢高楼里,本报一行人走访了这家潜心致力于环保的企业——达华集团,并与董事长杜永林先生进行了深入交流。

降低PM2.5技术成熟

记者:近年来全国多个地区城市空气污染严重,雾霾天气频发,PM2.5细微颗粒逐渐成为媒体大众广泛关注的话题。空气中颗粒物的主要来源是什么?目前有哪些有效的控制手段?

杜永林:过去多年我们的空气质量评价方式,比如“优”、“良”是用PM10衡量,美国公布了PM2.5指数,公众才逐渐关注PM2.5这个概念。其实一个PM2.5指数并不能完全说明空气质量情况,因为空气颗粒物直径变化是渐量,不是同样大小的细微颗粒。PM2.6、PM2.4怎么样?PM2.3怎么样?这些颗粒物的危害也很严重。

各个地区的PM2.5颗粒主要来源不同。如果从全国范围长期观察, PM2.5主要就是燃煤造成的。这一个说法有大量的统计数据支持,环保部也公布了各主要行业由于燃煤所产生的烟气、粉尘的排放量超标的数值。

颗粒物的排放归根结底是因为我国的一次性能源结构问题,我们清洁能源的比例太低,煤炭比重最高约占比70%,天然气仅占比4%。

治理雾霾还存在一个存量和增量的问题。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工业生产排放大量的烟气和细微颗粒物在空中积累,短时间内不能扩散,日积月累形成大量似胶状物,粘在一起在空中随风游荡,这个巨大蘑菇云笼罩在中国上空。下雪了可能空气就好一点、刮风下雨也好一点,临近区域降雨了也会不同程度的好一些。

杜永林:自我消解有一个时间过程。上述胶状物会随着地球的自转的离心力不断往外释放消解,这里存在一个消解速度和增加速度的问题,消化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要想减少空气颗粒物的存量,首先需要将增量控制住。但事实上,增量却不断变大。我国经济增速高,煤炭生产量和消费量每年都在增加。北京达华低碳研究院受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的委托,为“十二五”能源规划进行研究时,曾提出,要想把煤炭消费量控制住,需要下调我国的经济增速目标。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了60年,到了今天,应该在保护环境的基础上科学发展,不能走西方的老路,破坏环境、灰头土脸求发展。

目前令人高兴的一个消息是北京市提出在2015年成为“无煤城市”。不过这一目标对改善北京市的空气质量可能缺乏实际意义,因为形成雾霾的“胶状物”是在全国范围甚至更大范围流动的,北京无法独善其身。从这一点上讲,日本对中国空气污染表示担忧,倒也不是杞人忧天。

事实上,现在降低PM2.5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观念和社会责任感问题。谈起空气污染,各个行业企业都习惯互相推卸责任,燃煤的推到汽车尾气,钢铁厂推到火电厂。这些现象都表明有些行业企业缺乏对环境污染的切身之痛。如果各排污方都是事不关己的态度,那整个国家的污染怎么治理?

除尘器" 袋式除尘器新闻专题">袋式除尘器是除霾神兵

记者:您谈到降低PM2.5不是技术问题,现在 相关的技术有哪些呢?达华集团有没有这方面的技术?

杜永林:要有效减少PM2.5细微颗粒的排放量,必须对排放源头即发电、炼钢、生产水泥等行业采取有效措施。在目前已有的细微颗粒处理技术中,使用国际上先进的PPS袋式除尘器的除尘性能应该最为适用。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使用的除尘设备中,袋式除尘器的使用比例除水泥行业比例较高外,其他行业都不高,电力行业中袋式除尘器的使用比例不足10%。

达华集团旗下的山川秀美公司应该是最早介入大型火力发电厂除尘的企业之一。达华集团在2008年兼并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拥有袋式除尘器的技术专利,但并不完善,在刚刚使用过程中阻力很高,耗能太大。我们组织技术人员攻关,解决了这些弊端。后来这项技术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支持,在珠三角和长三角分别找一家电厂做试点推广这个技术,建成后又经过一年多的稳定试验。经过权威检测,在应用我们的袋式除尘器之前,原有的除尘手段能达到的排放效果是100~200 mg/m³,采用我们的新技术效果提升显著,降到15mg/m³以下。这一重大突破引起了很多部门的关注。2011年,中电联在上海组织召开了一个火电厂袋式除尘技术推广会议,国家发改委、环保部、上海市、广东省的主要领导出席了本次会议,对我们的新技术予以高度认可。